发现不一样的世界,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1953年,爱因斯坦在给在给斯威泽(J. E. Switzer)的信中,谈到了西方近代科学的建立和发展的基础问题。著名的科学家、科学史家李约瑟(Joseph Needham)教授在1961年发表的论文《中国科学传统的贫乏和胜利》中全文引用了这封信,这封信的英文原文如下:

Dear Sir.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has been 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 geometry)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of finding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at the Renaissance).In my opinion one need not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did not make the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e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Sincerely yours,
Albert Einstein.

译文

尊敬的先生.

“西方科学的发展基于两个伟大成就,希腊哲学家发明了形式逻辑体系(在欧几里得几何学中),以及发现了通过系统实验找出因果关系的可能性(在文艺复兴时期)。在我看来,不必为中国的贤哲没有走上这两步而感到叹息。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发现全都做出来了。”

您忠诚的,
艾尔伯特 爱因斯坦。

点评

这封信由于涉及到中国古代科技,因而经常被中国学术界引用。

“中国古代无科学”,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古代无逻辑”。

中国学者严复则强调逻辑是“一切法之法,一切学之学”。

从爱因斯坦的信中看出逻辑学与系统实验的重要性。

追评

2019年10月14日下午17点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发现全都做出来了。”这句话有多种翻译,都不甚满意。

本人根据回忆来理解这句话。从过去的接受的信息,传说中国古代实力领先世界,当然也包括文化了。爱因斯坦基于这种传说研究过古代中国。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是古代中国贤哲们没有发明逻辑学与系统实验,对不住那个实力领先的传闻,可见吹嘘的多厉害。值得庆幸的是,这两个伟大的成就全都被做出来了。